黑格尔牠爹

别等我,有空的时候,可能和狗在山上。

我们的父亲——一个深明大义、豁达大度的平民百姓

张大明 1923~1998 湖南岳阳云溪乡友好村介家冲丁素珍 1927~2000 湖南岳阳云溪乡新民村官山组序  我们的父亲,我们亲切地称为"爹爹"。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洋气的称谓,就像现在香港、澳门那边的"爹地""妈咪"一样,是一个豪门大户人家才敢叫的。这中间,饱含着父母对儿女的万般疼爱,也体现了儿女对父母的无限深情。爹爹离我们远去已经快20年了......

张大明 1923~1998 湖南岳阳云溪乡友好村介家冲
丁素珍 1927~2000 湖南岳阳云溪乡新民村官山组



  我们的父亲,我们亲切地称为"爹爹"。这在当时,是一个非常洋气的称谓,就像现在香港、澳门那边的"爹地""妈咪"一样,是一个豪门大户人家才敢叫的。这中间,饱含着父母对儿女的万般疼爱,也体现了儿女对父母的无限深情。爹爹离我们远去已经快20年了,但这些年来,对爹爹的无限思念年年不减,天天不断。总是时时想起爹爹受过的苦、受过的难,总是念念不忘爹爹的好、爹爹的恩。多少次,梦里相见;多少回,手捧照片泪眼相望!作为父母的大女儿,我比弟弟妹妹知道的事情略微多一些。以前,对这些既愤慨又痛心、既不舍又感恩,想忘忘不掉、想丢丢不开,总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在心里想、静静地在脑海里转。现在越来越感到有责任、有义务将父母过去的苦难和辉煌告诉大家,让大家更多、更全地了解父母的苦难和坚强,让大家更深、更细地感受父母的无私和善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夜未央,怀着对父母的无限思念和无比感激之情写下了这篇文章。不求华丽的词藻,只求朴实的语言;不求刻意的追捧,只求真实的感受。以飨大家,彼此共勉。 


 聪明的小童工

  爹爹于一九二三年腊月初三,出生在云溪乡友好村介家冲一户农民家里。祖父英年早逝,祖母右脚伤残,行走不便,靠几亩田出租维持生计。爹爹共兄妹三人,四娘崽无法生存,故叔父被过继他人,么姑被送回老家侍候祖母,爹爹六岁也被送到云溪街上学徒经商。

  说是学徒,实是童工。每天上山捡柴,烧水煮饭,喂猪种菜,侍候师父一家人生活。学经商也只能是忙里偷闲"偷点艺"。一年四季,天天起早贪黑,忙进忙出,过年才有几天假,给点米、面算是一年的工钱,日子过得十分辛酸。但由于爹爹天赋聪明,勤奋好学,讲礼义,识大义,也深得师父的器重。

  幼年的爹爹就这样分担起全家生活的重担。


诚信厚道的老实人

  我们的母亲一九二七年出生在云溪乡新民村官山组。父母结婚后在外公外婆的帮助下,夫唱妇随,共同经商,小日子过得殷实称心。由于父母为人厚道、诚信经商,是云溪叫得响的头牌商铺。但旧社会,云溪老街上土匪横行,青红帮霸道,国民党嚣张,黑暗势力一群又一群,都像饿狼一般扑向父母的商铺。几次抢劫,无止境的敲诈勒索,还强迫爹爹参加他们的反动组织。爹爹生性为人厚道,胆小老实,只想做个诚信生意人,不肯参加任何组织。牛鬼蛇神哪肯罢休,恼羞成怒,抢空了商铺,火烧了店堂,把爹爹捉去严刑拷打,百般凌辱。好在爹爹平时做人重情重义,广交贤良,诚信经商,从不欺行霸市,云溪街坊邻里都喜欢他,因此纷纷出资保释爹爹。反动势力迫于社会压力,只好将奄奄一息的爹爹放回。


火车遇恩人

  一九四六年,爹爹为了重操家业,开始不辞辛劳到武汉进货做买卖。自己又当采购又当搬运,又是装车又是卸货,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为了节约,坐的是敞篷车,结果有一次由于连日疲劳,精力不济,被火车一摇晃,把整个人给甩了下来,晕死在路旁。幸得一位在武汉大学读书的学生柳景瑞相救。当时,这位学生正和同学一起散步,听说火车出事后,赶紧跑到出事地点,发现爹爹还有呼吸,他马上组织同学连夜将爹爹送到咸宁医院,又从爹爹身上证件中知道爹爹是临湘云溪人,他到处托人几经周折通知到了在家的母亲。由于救护及时,爹爹捡回了一条命。这位柳景瑞先生是临湘长塘人,夫人是印尼华侨,二老膝下育有三个儿子。柳老解放前就参加了党的地下组织,解放初期在北京中南海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后来在天津大学任教(也是因为出身不好受到牵连)。父母为了感恩,经过了几十年的查访,终于找到了这位恩人,并且在1980年柳老回乡探亲之际,特意邀请到了柳老专程来我家小住了三天。恩公品德高尚,施恩不图回报。但我们后人应世代不忘!在这里,我们再一次叩谢恩公柳老!

  柳老有一女柳丑英,现在临湘长塘居住,她老人家已经67岁高龄,儿女成才,晚年幸福。


美名“张三丢”

  全国解放后,父母被政府第一批招收为商业部门正式职工。几十年的经商,炼就了爹爹一身硬本领。特别是"丢尺、丢秤、丢算盘"的绝活,更是令人叫绝。他扯布不用尺,拿手一比,就知道几尺几寸;称糖不用秤,用手一抓,就知道几斤几两;算账不用算盘,嘴里一念,就知道哪个哪个多少钱。因此,街坊邻里送了他一个雅号:"张三丢"。就连很多外地人都慕名而来,想一睹风采,有的还故意出难题想考考,但不管多少人买东西,不管别人怎么故意干扰,就算接一问二联系三,爹爹都能照样对答如流,分毫不差。管仓库,一个仓库几千种商品,无论何时抽查,爹爹总是一口就能答出:上月库存、本月销售、今日结存。一看商品,账实相符。要求把100斤糖包成100包,几分钟下来就是100包,一斤一包,包包一斤,一钱不少。用现在的话讲,就是岗位练兵的高手、技术比武的武状元、技能大赛的绝活大师。

  领导赞誉爹爹是"商界奇才",十分信任和器重他。哪个代销点短斤少两就派他去,哪里业务做不开就派他去。老实厚道的爹爹从不考虑儿女多、家里困难而不服从安排,总是以大局为重,次次都愉快地接受任务。不管在什么环境下,他都能凭着自己的良好的道德素质、熟练的业务能力和与人为善的高尚品格取得优秀的成绩和带出优秀的学徒。


半个西瓜

  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中国大地一片疯狂,爹爹被无情地卷入了这场史无前列的风霜雪雨中。招人忌妒,被人陷害,一次次的被批斗,一次次的被游行、吊打,历时几个月,死过一次又一次,其情其景惨不忍睹。六六年盛夏,十八岁的大女儿前去临湘肉食公司探望爹爹,门卫不让进,乖巧的女儿买了一角五分钱的西瓜,分一半给门卫才让进门——猪栏。8平米大的猪栏里坐着我可怜的爹爹。光着头,赤着脚,一条短裤,没有水,没有床,只有猪叫声。女儿第一眼看到的是爹爹那双手臂:一条条陷进肉里的紫色血印,就像山上一种树腾缠过的树干,女儿知道那是被无数次捆绑留下的痕迹。女儿听到的第一句话却是:"蒲桃儿,你来得正好,我积下了13元钱,你带回去给你姆妈"。女儿泪如泉涌,可怜的爹爹原来是在用生命换来的钱养活我们。

  五分钟的短暂相聚后,父女哭别……

  没有罪名可加,最后只好定了个没有改造好的坏分子将他下放到介家冲老家。说是老家,虽有远亲近邻,但有了这顶帽子,出于各种各样的心态和压力,那时的人都六亲不认。可怜的母亲为了向贫下中农靠拢,自己不吃不用,将家里的肥皂、盐、糖、布送给乡邻。可在那个落后的乡村,愚昧可怜的"乡亲",不讲亲情,只讲斗争,就连自己都分不清到底谁是好人谁是坏人,可还是一味的盲目的胡乱的瞎掺和。在那时,不无故害你就算好人了。所以母亲的善意和付出,根本打动不了众乡亲,更教育不了众乡亲,换来的还是无情的冷漠。


人见人夸的好母亲

  说到我们的母亲,秀外慧中,人见人夸。母亲在娘家里是个独生女,漂亮聪明,外婆视为掌上明珠,含在口里怕化了。结婚后和父亲一起辛勤操劳,经历过旧社会的担惊受怕,承受过文化大革命株连下放。父亲几十年在外工作,家里日常生活完全由母亲操劳。母亲工作几十年前后一直在各个部门负责,工作本身就十分辛苦,但为了儿女,她还必须挑起生活的重担。天天忙完工作忙家务,忙完白天忙晚上,经常半夜还在缝补衣裳。文革期间,她一个人带四个儿女回老家,受尽折磨。五个儿女都是她一手带大,抚养成人,送读完婚。可以说为了这个家,母亲是忍着痛、受着苦、咬着牙,一夜夜的熬、一天天的盼、一步步地走,以对子女博大无私的爱,以常人无法想象的坚强和毅力,带我们挺过来的。都说游子身上衣,慈母手中线,世上最伟大的爱是母爱。在我们的母亲身上,我们感受到了这种爱,我们理解到了这种爱!母亲不光节衣缩食、不辞辛劳为儿女,对他人也是极其友善、宽宏大量,就连原先欺压和迫害过自己的人都能原谅,甚至鼎力帮忙。老家介家冲生产队队长的老婆,文化大革命时呼风唤雨,飞扬跋扈,无中生有带头来整父母亲,但后来得了重病,奄奄一息,却无钱治病。母亲知道后,二话不说,帮她找医生、送吃的,还拿钱给她治病,救了她一条命,被众乡亲传为佳话。母亲不愧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女汉子,一个品德高尚的贤惠妻子,一个孝德双全的好女儿。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父母在介家冲人格进一步受到了侮辱,幸得过继的叔父念在骨肉之情,时常照看,村人看在叔父德高望重的份上,才不敢将二老害死。

  一九七四年,一声春雷,我们敬爱的邓小平同志上台给一切冤假错案平反。爹爹摘掉了帽子,重返了工作岗位。母亲恢复了工作,并重新肩负管理职责。

  忽然有一天,中国大地乌云密布,哀乐阵阵,毛泽东逝世了。在追悼毛泽东的大会上,我们的爹爹,光着头,带着黑袖筒,拄着拐杖,拖着被文化大革命打伤的身子在烈日下整整站了2个小时,直至晕倒在地被人送回。可他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还是毛主席最好!这就是我们的父亲——一个深明大义、豁达大度的平民百姓。

  儿时的磨难,旧社会的艰辛,翻车的伤痛,文化大革命的摧残,爹爹落得一身病痛,心悸、怕事、头痛、惊梦,筋骨劳损,太多的委屈,导致他的脾气大,情绪不正常,50岁就病入膏肓。1998年2月,体弱多病的爹爹终于熬不下去了,永远地离开了用生命操持的这个大家庭。

  噩耗传开,友好大队介家冲生产队在第一时间来了,包括大队干部和村人共8大金刚都说"叔爷"生前作了孽,"叔爷"一生善良,"叔爷"是好人,要接"叔爷"回去。我们的父亲在介家冲度过了凄苦的童年,我们的父母在介家冲度过了没有人格的中年,虽然我们相信乡亲这些年也有了深刻的反省,我们的爹爹对于那个特殊年代他们的无能、无知、无奈早已释怀,但作为子女,我们仍然不忍心把已在安享极乐的父亲送往他在人生低谷受尽耻辱的伤心土地!

  爹爹的晚年是幸福的!

  大崽继承了他敬业的精神;

  二崽超越了他工作的本领;

  细崽学到了他做人的高尚品质;

  大女儿有他血脉里遗传的聪慧;

  小女儿发扬了他克己奉人、勤劳朴实的作风。

  爹爹呀,终于活出了尊严!

  父母五个儿女都在朝为职,有亲朋村人不时找上门,求这问那,嘿,老爷子不参政,有事你找他们去。

  爹爹呀,活出了精彩!

  我们的父母一生历尽千辛万苦、无数灾难,但从不委屈他的五个儿女,不管在怎样恶劣的环境下,没有少过儿女的吃和穿。云溪街上,别人家儿女有的我们都有,别人家儿女没有的我们也有。可这些有,都是父母用血汗换来的!


结束语

  父母长逝十八年,再谈报答,再谈孝顺,为时已晚。在这里,我们要牢记:张家的祖宗用毕生心血养育了后代,后代一定要继承发扬传统美德,孝顺父母,疼爱儿孙。

  从今天开始,你们的言语,你们的行为,一定要考虑你是在孝顺父母,还是在伤害父母。挂清明,烧七月半,不是孝顺,要么是怀念,要么是忏悔。人哪,不要等到披麻布时……

  张家儿孙满堂,喜庆满堂,福寿满堂。感谢我们的父母,感谢上苍,感谢共产党。


张蒲桃携弟妹 

二0一六年七月九日

去中心化电商平台OpenBazaar
《如何投资数字货币》:值得你拥有

相关文章

 

评论

尚无评论。我来做首评施比!
已经注册? 在这登录
游客
2018-10-18 20:34
Top